文|傅斯鸿

然而各自探索并不意味着没有统一的规律可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