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资本和便利店都处于头脑发热的阶段,彼此都缺乏理性判断,各自相互催生,产生更多的泡沫。”

广东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表示:“需要广州扶持的是一个比全国平均水平还要低很多的粤东西北地区,它们需要大量的省级财政转移支付来支持。此外,计划单列市深圳不用上交省级财政,因此广州的压力非常大。”鲍一凡